vv麻将

  • <tr id='YrhYv9'><strong id='YrhYv9'></strong><small id='YrhYv9'></small><button id='YrhYv9'></button><li id='YrhYv9'><noscript id='YrhYv9'><big id='YrhYv9'></big><dt id='YrhYv9'></dt></noscript></li></tr><ol id='YrhYv9'><option id='YrhYv9'><table id='YrhYv9'><blockquote id='YrhYv9'><tbody id='YrhYv9'></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YrhYv9'></u><kbd id='YrhYv9'><kbd id='YrhYv9'></kbd></kbd>

    <code id='YrhYv9'><strong id='YrhYv9'></strong></code>

    <fieldset id='YrhYv9'></fieldset>
          <span id='YrhYv9'></span>

              <ins id='YrhYv9'></ins>
              <acronym id='YrhYv9'><em id='YrhYv9'></em><td id='YrhYv9'><div id='YrhYv9'></div></td></acronym><address id='YrhYv9'><big id='YrhYv9'><big id='YrhYv9'></big><legend id='YrhYv9'></legend></big></address>

              <i id='YrhYv9'><div id='YrhYv9'><ins id='YrhYv9'></ins></div></i>
              <i id='YrhYv9'></i>
            1. <dl id='YrhYv9'></dl>
              1. <blockquote id='YrhYv9'><q id='YrhYv9'><noscript id='YrhYv9'></noscript><dt id='YrhYv9'></dt></q></blockquote><noframes id='YrhYv9'><i id='YrhYv9'></i>
                >
                >
                “無證房屋”是否等∞於違章建築?

                聯系地址:河南省鄭州市豐樂路4號
                聯系電話:0371-63827387      郵編:450053
                郵箱:hnjkyxxzx@126.com

                新聞中心

                “無證房屋”是否等於違章↙建築?

                  實踐中,部分地區在征收補償中無限放大不動產的產權瑕疵,並以未辦【理登記為由不予補償或減少補償數額。有的在征地拆遷前一定時期內○凍結辦理登記,甚至扣發ω已辦理的產權證或找借口註銷已發產權證等可不能再出現什么問題了,這些做法顯然是違法的。

                  雖然我國法律中規定了不動產〖物權的設立、變更、轉讓和消滅經登記發生效力的原則,但是,也規定了繼※承或受遺贈、司法判決等登記生效的例外情形,以及宅基地合擊之術就已經狠狠使用權、土地承包經營權等非依登記生效的權利類型。未依法辦■理登記並不必然表明當事人不享有合法財產權。而且,在我國農村地區,由於歷史、風俗⌒習慣等原因,房屋建設和產權管理不到位,致使出現了№較多“無證房屋”。

                  在征地拆遷中,簡單地將補償問題與登記情況認可掛鉤,甚至因征地拆遷工作影響和幹預正常的登記秩◎序,顯然是缺乏法律意識的表現。“無證房屋”不等於違章建築,應當綜合︾考慮建造歷史、房屋來源、使用情況、居住利益、當時立法狀況等因素確定賠償價值。在賠償標準上,要堅々持全面賠償和公平合理的理念,既要體現對違法拆除行為的懲戒,又要體現對當事擁有著皇品仙器人受損財產權利的有效救濟,賠償額度不應低於其原應得的相關◤拆♀遷安置補償權益。

                  雖然涉案建築僅一處有土地使用證且證載主體非本人,同時還存在宅基地面積□超標現象。但是,當事人是合法權利受讓人,且長期正常使用瑤瑤靜止不動房屋。不能簡單地以當事人未取得涉案建築的產權證為由否定其合法財產權益。原審法院判決雖然在考慮政府違法強拆過錯的№基礎上重新確定了房屋重置價,但是重置價並未反映其■市場價值,對於周某應當享有的農房拆遷改↓造安置補償權利排除於《國家▲賠償法》規定的“直接損失”之外,明顯有失公正。

                  涉案建築建造年代久遠,結合我國以往農村房產交易總體狀況以及相關規定,政府關於產權瑕疵的★主張並不足以否定當事人對涉案房屋享有的合法權益。

                 

                  將《國家賠償法》規定的“直接損失”僅限定為房屋被拆除後的重置價格,屬於適用法律錯誤;應按照全面賠實力越強才對償原則,對產權人合法權益全面及時、一次性賠償救濟到位,確定賠償標準與額度要體現對違法行政行為的懲戒和對被侵權人的關愛與體恤。